一弦叩响,众妙毕备——陈文燕老师《李凭箜篌引》课例分析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9-3-21 21:41:37

一弦叩响,众妙毕备——陈文燕老师《李凭箜篌引》课例分析

 

云南师范大学文学院学科教学语文(4+2)刘锦蓉


 

《李凭箜篌引》选自人教版选修课本《中国古代诗歌散文欣赏》第三单元,这一单元以“因声求气,吟咏诗韵”为重点学习要求,旨在引导学生在诗歌音乐性的熏陶中,深刻理解其中蕴含的情感。这首诗篇幅不算长但找到教学的切入点却不容易,过大的切入点或使得教学过程推进困难,或显得隔靴搔痒抓不到要点,而以小见大、由浅入深的切入点往往会收到意想不到的结果。陈老师《李凭箜篌引》的教学抛却了对诗中字词、典故、传说、陌生意象的繁琐分析,将复杂的教学内容“浅显”化,紧锁“一根弦”,以诗人创作思路为切入点,以培养学生的思维能力为抓手。陈老师在教学中根据学生的认知基础和知识建构以及对文本的精准解读,整个《李凭箜篌引》的课堂教学环节衔接自然,丝毫感觉不到刻意设计的痕迹,层次分明而无细碎感,追求干净纯洁的教学,并且课堂的生成性极强……从以上特点可以发现其课堂的指向深刻而充满智慧,体现着陈老师的教学观。为了便于课例评析,在课后梳理中,强行将老师的课堂划分为三个主要部分。

 

一、千呼万唤始出来

 

课堂伊始,学生齐声背诵白居易的《琵琶行》,教师板书《李凭箜篌引》,导入新课。这一设计实则暗示了所学篇目与所背篇目的关系,并以“这两个篇目之间有怎样的联系?”提问学生,确定所写内容为音乐。首先,陈老师以贴近学生兴趣的用词介绍音乐会主角天王级人物李凭,同时又不失文采,以“天子一日一回见,王侯将相立马迎”介绍善弹箜篌、技艺高超、名噪一时的李凭,并与学生熟知的《江南逢李龟年》中技艺精湛的李龟年作比较。从“音乐无形且稍纵即逝”的特点及本诗“老鱼跳波瘦鲛舞”意象奇诡的诗风出发结合“诗界鬼才”李贺的抑郁寡欢,仕途始终不顺的身世背景和人生经历,提出“这首诗怎样写音乐”的问题,这其中既有对学生分析能力的考察,又在无形当中启示学生进行学习时,应带着疑问去阅读。以学生已有的知识建构为基础,关联起教学内容,以典雅而凝练的语言补充背景内容,层层铺垫渲染是必须也是必要的,学生自此带着疑惑与期待正式进入到本诗的学习。此诗为乐府歌行题的特点,陈老师引领学生初读诗文,整体感知,在诵读中走进诗歌本身,同作者李贺一起领略李凭弹奏箜篌的高超技艺。此外,这首诗意象新奇,用辞瑰丽,并且又是描绘音乐的,在音韵流转自然中我们可以了解整首诗所描绘对象的特点和创作风格,在“因声求气,吟咏诗韵”中,提升学生对诗歌音形意的品味能力。

 

二、转轴拨弦三两声

 

“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情动于中而形于言。”一定程度上看,诗歌是个人情感化产物,凝练却蕴藉丰富。教师怎样有效取舍,有所侧重?学生怎样才能深入体悟?也就涉及到“教什么”与“怎么教”的问题。如果按照常规教法,本诗教学可能会分析典故、修辞,按照诗句顺序描绘画面,这就肢解了全诗,学生的整体印象会减弱而仅对其中感兴趣的部分有感悟。陈老师把整首诗打乱顺序并板书总结条目,引导学生梳理信息,划分层次。学生采取三种符号批注,细化到逗号,按照导向整理信息并进行归类。前面朗读的环节如果算是学生对文本的整体感受的话,那么找出信息并梳理,就应该是对于局部细节的把握了,符合“从整体到局部”的教学规律。在师生合作下,分别整合出了第一类的“一般信息”的介绍,第二类的“音乐形象”,第三类的“音乐效果”。采用思维建构的方式,梳理长达十四句之长的诗歌,有益于学生理清思路并提升体悟。陈老师从旁启发学生,“当你叙述一个场面,呈现一个形象,写一篇记叙文,一般开篇要介绍些什么?”学生围绕着“何时、何地、何人、何事”勾画出“吴丝蜀桐张高秋”、“李凭中国弹箜篌”的“一般信息”,明朗清秋为天籁之音的出现做了时节准备,在国都弹奏箜篌正好侧面表现出李凭的不同凡响。当老师引用“君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时,学生很快发觉其乐器也绝非一般,“吴丝蜀桐”制作精良、高端大气,仅此两句就给李凭这一形象增添了神秘气息。既然写音乐,自然少不了音乐形象,李贺笔下对李凭的箜篌之音又有怎样的描绘?学生从“昆山玉碎凤凰叫,芙蓉泣露香兰笑”找到了音乐清脆响亮、悲泣低婉的特点,老师举“以柳绘风”的例子继续点拨,从以声写声、以形写声到视觉听觉结合,箜篌之音形象可感且富于变化,陈老师迂回地引导也使学生对诗句用辞、手法的品味更加深刻。作者的用辞写文、情感志趣始终在文字中,可以说,坚持紧扣文本从字里行间中挖掘出更深的内涵是陈老师教学的一大特色。最后,第三类信息归纳较难,学生起初只察觉到诗中多次出现动物、植物,在老师的不断追问下,探究出作者运用这些意象的目的,整个教学过程进入了高潮。当人的感受融入音乐之声后,整首诗的效果足以感染人,但这首诗的“绝妙”就在于李贺不仅写了人的感受还写了自然万物乃至天地神物的反应,李凭的箜篌之音有了最高境界的感染力。以“响遏行云”的故事解读“空山凝云颓不流”;十二道城门冷光的不易消融、皇帝的沉醉;老鱼、瘦鲛、寒兔等稀奇神物,湘夫人、神妪、女娲、吴刚等不动凡念的神人的一系列反应都烘托出音乐的“惊天地泣鬼神”。最后一句音乐戛然而止,但袅袅余音终在回响,曲终意未尽。这时,陈老师板书“石破天惊”、“举世无双”,可谓是对本诗最为凝练的总结。

阅读是一种从书面语言中获得意义建构的循序渐进的心理过程,局部和细节部分一点点地建构出学生阅读感受的整体性,从而更加接近文本的实质。一篇文章有着无数的局部和细节,但面面俱到地讲解则为教学大忌,陈老师简洁聚焦学生的思路建构,从“一般信息”、“音乐形象”整合信息,启发学生自行归纳出“万物反应”、“听众反应”、“天地鬼神”三类“音乐效果”,这一教学效果得益于陈老师对于文本价值的深入思考,利用思维建构的原则开展教学,删繁就简,四两拨千斤地撬动了整篇文章,整个教学过程才会有如此清晰、明了,也将阅读的自主权最大限度地交给了学生。看似在分离诗句,实则扣住一根弦达到“牵一发而动全身”之境,巧妙地将“思辨性阅读”与“审美鉴赏品味”高度结合,学生在信息筛选中反复熟悉全诗,获得审美体验,并使诗歌鉴赏思路理性化,思路顺畅便于背诵,对于学生的思维建构大有裨益,正所谓“一弦叩响,众妙毕备”。

 

三、曲终收拨当心画

 

学生在“此时无声胜有声”中浑然沉醉,课堂想必此时就应该收束了,可是陈老师却接着再次让学生诵读全诗并且试着背诵,并提问学生“本应从一般信息到音乐形象再到音乐效果书写,可是有两句显得突兀,可为何作者按照如此顺序书写?”与初次诵读不同,在吟哦咏诵中整体感悟、深化理解,学生很快找出了“空山凝云颓不流”、“江娥啼竹素女愁”两句,并探究出如此写作的缘由及对整首诗起到的效果。接着,延伸白居易的《琵琶行》、韩愈的《听颖师弹琴》两篇“摹写声音至文”,感染学生再次诵读《李凭箜篌引》,体悟“韩足以惊天,李足以泣鬼,白足以移人”的艺术境界,拓展开来最终又回到诗中,“曲终收拨当心画”给予学生以“曲有尽而意无穷”之感。

陈老师的整个教学过程正如一场音乐盛会,有统一的风格,又有着丰富的旋律,课堂上没有生硬的推进,教学过程流畅而自然,虽然由于学生感悟能力的差异导致有的教学环节推进较慢,但也不影响总体教学效果。陈老师的课精确地抓住了切入点,深深地扎根于语文核心素养维度下而做出“深”思考,处理好了语文学科的“工具性”和“人文性”的基本特点,最大程度地以学生为主体,尊重学生的阅读感受,整个课堂坚持“语文味”的教学理念,让人如沐春风,意味悠长。从以上分析可以看出,选取怎样的切入点、抓住什么样的关键点来最大程度地激活学生的思维,最大程度地承载一堂课的思考内涵,显现了一个语文教师文本解读的功力以及教学构思水平和整体把握能力的高下,这都是教师为诗歌教学建立支架必须经历的过程。沿着教学的关键点抓住教学的重点,我们的教学就可能达到“庖丁解牛,切中肯綮”的效果,也将推动教师教学的顺利开展,学生无形当中会找到阅读的走向路线,对于学生阅读能力、语言建构与运用能力、思维的发展与提升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信息录入:陈文燕